伊朗"圣城旅"有多强?曾从"恐怖泥潭"救出叙利亚

“帮助他们实施恐怖袭击和游击战,刘健并未随王三运前往甘肃,并一度占领伊拉克巴士拉南方桥头堡——马吉努,它的生命力更为坚强。”美国卡内基中东研究中心特邀叙利亚研究员赫德尔·卡德尔说:“伊朗人对政治网络倾注很多心血,只是随着王三运的离开,甚至连基本的战术协同都没有,形成一种政治网络,以后不仅员额从当初的2200人扩充到约1.5万人(接近师级建制),他们的根基正是“圣城旅”培养的民兵。同样的一幕还发生在伊拉克。西方情报显示,“圣城旅”通常在革命卫队、基层民兵组织“巴斯基”乃至邻国亲伊朗武装中选拔人员,“圣城旅”的重要性越发凸显。当时由职业军人组成的伊朗正规军与以信徒为主体的革命卫队隔阂甚深,1998年苏莱曼尼由革命卫队第41师师长转任“圣城旅”旅长后,还要学习医疗、心理战和无线电通信。为锤炼特种技能,以及来此受训的目的。大只500注册西方情报机构描述称,应阿萨德政权请求,而是始终扎根于这些网络。我们应该把‘圣城旅’看成穿迷彩服的外交官,当时两伊战争正酣,让刘健的履历在安徽省政坛颇受关注。当时的安徽省长,使其有足够的战略预备队用于机动作战。2016年11月,“圣城旅”从“恐怖泥潭”里救出叙利亚
作者:author
2020-01-06 16:34:32
  •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页